安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二章 不详的预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2:58 编辑:笔名

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二章 不详的预兆

“你心里清楚,要买我这身衣服,没这个数可是买不来的。”士兵手提包袱,伸手比划着。

这个数字对沃拉冈来说再便宜不过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蛋,他暗忖,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五枚金币递给他,“好兄弟,那么……你的这身衣服就归我了。”

“如果你的肚子不幸被人捅了刀子,可别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

“除非你招惹了什么人。”

“什么意思?”

“心存仇恨的人的嗅觉跟狗没什么区别。不过你放心啦,我不会轻易被人抹了脖子。”沃拉冈脱掉上衣解下裤子,士兵照做,两人在树林里做了这笔交易,等出来的时候,士兵换装成了一名落魄的铁匠,而沃拉冈则成了红古堡的守卫。两人做了告别,沃拉冈大摇大摆的进了红古堡驻眉岩城的军营。而那个真正的红古堡士兵却选择溜进巷弄,进了一家妓院。

当沃拉冈得知了蜻蜓镇的消息,他第一时间买到了情报,于是在红古堡驻军出发之前混进了他们的军营里。起初暮坦教徒欲要委托西泽人去解决蜻蜓镇的烂摊子,但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北方的和尔京人烧毁了仰望堡和牛头镇,大军正压在北方的雾之都。所以西泽之王削减了眉岩城的驻军数量,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红石河的巨人桥,与他并肩作战的是椴木堡。

对于沃拉冈来说,红古堡的人比较好说话,反观西泽人,他们自视甚高,不喜欢搞一些私下的小动作。哼,这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聪明自有聪明处,走路学会转弯,才不会一头撞死在大树下。所以好处在于没人会顾及这个新来的蠢货,因为他们都认为新来的活不长,哪怕在众神之都的眉岩城也是一样。沃拉冈就喜欢他们表露出的这种态度,别人拿我当个将死之人,殊不知我却拿他们当白痴。

一行四十人,皆为骑兵,最后面跟着两名暮坦教徒,沃拉冈心里清楚,遇到这种事情,如果暮坦教徒不出面解决,眉盐城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他还能想象到这两人会演一出什么好戏来,首先会调查一番,然后编出一堆恐怖的故事,最后的重点就是‘暮坦众神掌握一切,事情会得到解决’,至于不幸遇难的人,只得就地掩埋,蜻蜓镇就此背上诅咒之名。但愿结果会好一些,但愿,沃拉冈骑马紧随在后,心里在暗自祈祷。

等抵达蜻蜓镇的时候已到午后,小镇出奇的安静,一层驱之不散的阴霾浮荡在建筑之间,街道上没有半个人影,看不见田埂里的牲畜,听不见院落中的犬吠。军官派一队人马封锁西侧的入口,其他人则直接进入镇中心的大道。沃拉冈被派去搜索北侧的房屋,其余士兵也都四散分开,挨家挨户寻找生还的人。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尸体接连被发现,有些趴在桌子上永远的睡去了,有些躺卧在客厅亦或是厨房、走廊里,他们面目狰狞,似乎在生前遭受了非人般的虐待,但出乎沃拉冈意料的是在死者身上找不到任何伤口。唯一的共同点在于他们的脸色十分苍白,瞳孔放大,身体扭曲。是什么夺去了他们的性命?沃拉冈回避死者的面容,快步穿过阴暗的走廊,来到房子的后院,发现死者并非只有人类,在庭院的角落里蜷缩着一具家犬的尸体,周围还有死去的老鼠和乌鸦。而本该绽放的花朵和嫩绿的植物也都枯萎凋谢。

他终于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忽然从最南侧的街道传来大喊。沃拉冈飞奔而出。一名士兵僵硬的跪在街道上,在他的面前躺着上百具尸体,街道表面的岩石塌陷碎裂,自西向东长达近千码。沃拉冈第一眼辨认,便觉得这并非常人所为,他上前扶起受到惊吓的士兵,将他带离街道。与此同时,其余士兵相继赶到,军官带着两名暮坦教徒从南边的胡同走近,他们在议论着什么,军官为此大为懊恼,当见到此情此景时,更是错愕万分。一个年轻的教徒正试图用言语来激励他。谁知道呢,他们很擅长蛊惑人心,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告诉我,小兄弟,我是第一个发现这些……这些死人的么?”受到惊吓的士兵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他瞪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沃拉冈。

沃拉冈知道他很害怕,担心自己会被诅咒,于是安慰他,“当然不是,或许我比你发现的早。”“不要直视他们的眼睛,千万不要!”

“放心吧。”沃拉冈的注意力集中在教徒和军官身上。其中一个士兵向军官汇报,“大人,小镇……没有幸存的人,不仅人全死光了,村后的农场满地……,都是死尸。”

“把话说清楚,什么死尸?!”军官说道。

“是一切!家禽、牲畜,就连麻雀、乌鸦、蚂蚁、老鼠,所有的一切全都死了,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士兵双腿不停的颤抖,恐惧占据了他。

军官不以为然,“不管是什么鬼东西,死了就死了,你们难不成还害怕躺在地上的死尸起来吃了你!命令所有的士兵,将小镇严密的封锁起来,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并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就连老鼠洞都给我挖出来,一定要找到答案。”

“是!大人!”士兵同声回应。

“大人,依教会所看,村民私自信奉异教,招来杀生之祸,恐怕……,这件事会连累到眉岩城,更会给教会带来后患。”一名年长的学徒说道。三人同时来到街道中央,军官蹲下观察着这些被践踏粉碎的石面。

令一名年轻的学徒也在叙述自己的看法,他将手中的纸卷夹在腰间,用深沉的语气对军官说,“教会和人民一直追奉暮坦众神……,黑夜是邪物的傀儡,傀儡听命邪物,游荡在黑夜,无论是何生灵,都逃不过黑夜的侵蚀。这些信奉异教的村民给了邪物机会,这也葬送了他们的性命,不过还好,一切都掌握在众神手中。”

等你的这句话很久了,暮坦教徒。沃拉冈在一旁沉默的倾听,其余士兵将整条街的尸体排列摆放,并用白色的布幔盖住全身。

“众神会带给无辜的人希望,也会带走肆虐的瘟疫,只要我们心中敬仰众神。”学徒说道。

军官起身巡视了一眼周围,“不幸的后果总需要让犯错误的人去承担,我相信教会会给人民带来安全。”

“当然,当然。”一旁的士兵连声说道。

“好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赶快把尸体堆积好,到了黄昏就将尸体运到后山埋了,不管是乌鸦还是蚂蚁,一个不留。”他看到沃拉冈和那个受惊不浅的士兵,“不用管他,没用的废物,你去整理这些尸体,快去。”

沃拉冈假装照做,他当然不会傻到去整理这些尸体,他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查看蜻蜓镇的情况,调查这里的蛛丝马迹,并将信息收集送回黑丘山。当他迈过这条被粉碎的街道时,他有了发现,这一切绝非自然灾害造成,在碎石之间,他发现了马蹄和车轮的痕迹,痕迹外沿的岩石曾被灼烧过,除此之外,两条深陷的凹痕更像是被巨大的锁链拖拽形成。再去观察这些尸体,因惊吓而扭曲的表情永远的凝固在了那一刻,似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逃跑,没有来得及做出反抗,一切便已被剥夺。

究竟是为什么?沃拉冈为一名年幼的孩子合上双眼,将他的尸首放在一旁母亲的怀里,然后为他们盖上布幔。如果这件事尚未结束,这样的悲剧还会在其它地方发生……不行!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尽快送到黑丘山,沃拉冈心想,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洛尔哨,准备召唤信鸦,却意识到蜻蜓镇事件的复杂性,他决定要亲自汇报情况。

温州整形美容
大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莱芜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温州整形美容费用
大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