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信仰神国第三百三十一章赫图斯

发布时间:2019-11-20 06:56:30 编辑:笔名

信仰神国 第三百三十一章 赫图斯

一点神力悄然无声的流淌着,看着眼前繁杂混乱的命运之线在这里不断交织,亚帝斯挥了挥手,将其中最清晰的几根线直接提了出来。

“很好,接下来,就是静静的等待了。”

亚帝斯转身看向前方的诸多世界,在他的眼中,此时有一缕缕紫色的气运正在浮现,缓慢而坚定的向着某个地方涌去。

顺着这个线索,亚帝斯向前看去,来到了某个世界之中。

这是一个还很野蛮的世界,但是原始的文明已经开始笼罩这片大地,原始的国家开始建立。

而在这个世界之中,有一个名叫赫拉图的小国,其中的国王已经年迈,但却始终没有子嗣诞生。

这个国家很贫瘠,到处都充满着死亡之色,被战火与饥荒蔓延着,一片怨气在弥漫。

不过,在某个常人所不可知的角落之中,一缕缕的紫色却正在凝聚,向着这个国家开始倾斜。

这仿佛是一个契机,在这片大地上引发了一系列后续。

很快,年迈的国王发现自己的一个妻子开始有了身孕,这个发现令得他大喜,对于这个得来不易的子嗣越发珍重。

一年后,他的孩子诞生在战火之中,受到了全国所有贵族的一致瞩目。为了纪念这个得来不易的孩子,国王将这个孩子取名为赫图斯,希望这个孩子在将来能够继承这个国家,将王室的统治延续下去。

赫拉图尽管是个小国,但国王同样尊贵。身为年迈国王唯一的子嗣,将来注定的继承者,赫拉图在出生之初就备受所有人的瞩目。

他的父亲是国王,母亲是邻国的公主,血脉可以说无可挑剔,足以折服任何人。

而身为王子,赫图斯在成长之后,同样表现出了极其优秀的一面。

赫拉图自小就性格坚定冷静,屡屡有不同于寻常人的举动,被当地的祭祀所赏识,亲自为其洗礼。

在赫拉图十五岁那一年,他的父亲,年迈的赫拉图国王正式去世,作为国王唯一的继承人,在万众瞩目下,赫图斯戴上了王冠,正式成为了国王。

“以造物主的名义,赫图斯陛下万岁!!”

在一处祭坛前,无数的民众在为赫拉图祝贺,高呼着造物主的名为其祈福。

赫图斯转身,高大挺拔的身躯看上去有力而坚定,一张英俊,严肃的面庞看上去具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令人安心。

他自小就极为优秀,在成长的过程中折服了无数人,同样获得了诸多民众的爱戴。

不过哪怕如此,站在高高的祭坛之上,看着台下的民众脸色带着激动与狂热为他欢呼,年仅十五岁的赫图斯心中仍然不由升起了一股忐忑与兴奋,不由转身看向身后的祭坛。

这是造物主的祭坛,传说中开启世界的世界之主,亚帝斯神的祭坛,被诸多世界传颂着。

“我的神啊,请庇佑赫拉图吧。”

看着眼前的祭坛,还有下方穿着破烂,面有饥色的民众,赫图斯将右手抬起放在胸口之上,由心的祈祷着。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随着他的正式登基,一缕缕淡淡的紫色开始弥漫,渐渐聚拢在他的头顶之上,盘旋,笼罩着。

仿佛被什么拨了一下,命运的线自此开始流转,向着前方不断奔流。

在他看不见的远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亚帝斯的身影缓缓隐去,不再浮现。

而在台上,赫图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祈祷着,丝毫不知道自己祈祷的对象此前就在自己的身旁。

时间很快过去,刚刚继位之处,赫图斯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只是将他父亲的尸体收殓起来,然后如同过去的国王一般,开始正式的处理事务。

与过去相比,这似乎没有任何改变,令国内的某些人悄悄松了口气。不过,与上一代国王相比,赫图斯做事更加细心,而且似乎拥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相比于他的父亲,他每天所要处理的事务,至少在十倍以上,而且尽可能的保障着别人的利益。

他做事很勤快,而且很节俭,为了节省一笔费用,他将他的王宫改造,用来拿做士兵们日常训练的地点。

赫拉图虽然是一个国家,但还处于极为原始的阶段,除了少数几座小型的城市外,还有许多野民组成的一个个部落甚至奴隶。将整个国家划分成原始的几个阶层。

最底层的,自然是那些没有丝毫人权的奴隶,大多来源于对外的掠夺与战争。紧随其后的,便是一个个部落中的野民,不但要承担繁重的税务,在战争时还要承担义务兵的义务,自带武器与粮食为国王战斗。位于最上层的,则是城市中的国民与贵族,仅需承担少数征税,并不需要为国王战斗。贵族则服务于国王,甚至辅助国家对整个国家进行统治,是整个国家中绝对的统治阶层。

当然,在这个原始的国家之中,此时尚没有出现明确的官职,仅仅只有少许职务的划分。

比如,专门为国王服侍马匹,专门为国王收税,等等浅薄的划分。

这些往往是世袭,由那些贵族家族把持,依托着国王的意志而生存。倒是在那些野民组成的部落中,还有着酋长,勇士之类的阶层。

赫图斯改变了这一点。

在刚刚继位之后,为了防范荒原上到处都是野民与土著,他下令征召一些常务兵,用以担任国家的常备武力。

在过去,赫拉图国内的常务兵很少,大多是国王的贴身侍卫,而且大多是由城市内的贵族担任。

但是这一次赫拉图却选择征召国内的那些野民,将野民中的那些勇武之辈选拔了出来,担任他的护卫。

在赫拉图国内,这几乎相当于在选拔贵族,自然引起了那些部落野民的极大热情。因此,被选拔出来的,基本都是部落中最有实力威望的那一批人,不是勇士,就是酋长。

这批侍卫人数不多,不过一百多人,但却全是部落之中具有威望实力的人,甚至每人的手中都掌握着一定的私人力量。拉拢了这批人,也就相当于将那些野民部落抓到了手里。

而事实上,之所以只能有这么多人,也是赫拉姆的国力限制。培养一个职业战士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很庞大的,人数一旦过多,就会给国王带来很大的压力。不像义务兵,根本什么都不必付出。

此后一年,赫图斯又下令,断断续续的征召了一批青壮来训练。这批人不是常备兵,不需要发放薪水,仅仅只需要在训练时提供粮食与住处。这批人的来源就很复杂了,既有部落中的野民,也有城市之中的国民,大多是一些贫困者。

这个年代,饥荒与战乱在世界各地蔓延,贫困到吃不上饭的人到处都是,哪怕仅仅是一顿饱饭,对于这些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以之前那批职业战士为根本训练这批青壮,很快就训练出来了一个底子。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节省一些粮食给这些训练者,也为了使这些人更好的训练,赫图斯强迫自己与这些人一同训练,将自己的开销一再消减。

如此,两年时间下来,这批武力就成了他最忠诚的拥护者,也是他得以坐稳王座的根本。

赫拉图国内的治安很差,尽管国内的地盘不小,偶尔也会有行商前来,但却到处充斥着野民与盗匪。

这些野民与盗匪不事生产,不能给赫拉图带来一点税收,却肆意的偷到国民的财务与土地,造成了许多问题。

为了清扫国内的混乱,整理治安。在赫图斯十八岁成年时,他开始正式踏上征程。

经过了三年的训练,他的侍卫军早已扩大到了三百人,而这些侍卫不是部落中的勇士、酋长,就是贵族。每个人都能够再拉出两三个奴隶或者族人。

而那些断断续续参与训练的青壮同样可以出战,这样算起来,若是赫图斯愿意,他甚至可以拉起一只两三千人的强大队伍。

这种实力,别说是区区盗匪与野民,哪怕在这片荒原之中,也不是随便哪个国家都能拿得出来的。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赫图斯绝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既会给周围的国家带来恐慌,也会给赫拉图国内带来极大的负担。要知道,在打仗期间,这些人是无法回到农田里区耕作的,这就相当于好几千青壮劳动力直接消失,对于他的国家而言几乎是一个灾难。而且就算真的要征召,数千人的补给也会给赫拉图国内带来极大的负担。

因此,赫图斯出动的,更多的还是他的三百侍卫团,开始逐步的清扫外围的那些盗匪与野民。

这个世界此时还相当原始,在赫拉图国内有大量未曾归宿的土著人部落,这些人统称野民,有些归顺了国内,开始半牧半耕,但更多的却是在野外盘旋,破坏国内民众的生产与建设,盗取女人与财物。

这些人对于赫拉图国内没有丝毫用处,不但严重阻碍了国家发展,更使得周围的交流变得困难。

因此,赫图斯没有丝毫留情,下令属下进攻,尽情将刀剑驾到这群野族身上。

一点黑烟从地上升起,在上方凝聚成形状。在下方的大地上,房屋正在燃烧着,一具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在周围,赫图斯的侍卫们在这个野族部落中肆虐,尽情的享受着自己的胜利果实。

在周围,原始的呻吟在不断响起,有战士在部落中劫掠财物,也有战士将一个个野族女孩强行按住,在其身上尽情肆虐着。

看着这一幕幕,赫图斯的眉头皱了皱,本能的感觉到不舒服。

身为赫拉图的国王,他自小生存在这种环境,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陌生。而且,一场胜利之后,让战士们尽情肆虐一番是最能鼓舞士气的。因此,哪怕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强迫着自己去适应。

他本身并非是什么心慈手软者,在过去三年中亲自杀掉的奴隶与战士早已染红了双手,现在只是第一次进行这种劫掠罢了而感觉有些不适罢了。与其说他是对这里的野族怜悯,倒不如说他是在对自己的战士不满意

,不满意他们这种战后肆无忌惮,几乎毫无纪律的作风。

不过,毕竟是他亲自训练了三年的卫队,很快就从眼前这种混乱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开始了分工。一部分去打扫战场,搜集财物,另一部分则拿着武器,给那些濒死的野族战士补刀。

这些战士受伤太重,在这个时代几乎不可能救活,直接一刀是最有利的选择。

“你在做什么?”突然,赫图斯看着前面的场景大喊着。

前方,他的一个士兵手中正拿着长刀,而在他身下,是一个个孩子。

这些孩子大多只有最大的只有七八岁,最小的甚至还是个婴儿,此时全部被放置在前方,面色恐惧的看着身前的战士。

这个战士手中原本拿着刀,正在高高举起准备向前砍去,却又被赫图斯的声音呵斥,手中的刀不由停了下来。

三年的一同训练,刚毅挺拔,威武不凡的赫图斯在诸多战士之中有着极强的威望,没有任何人敢违背。

“你在干什么?”看着身前的这些孩子,赫图斯的眼眸不由缩了缩,看着自己的战士,询问道。

“陛下,这些人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

战士看着赫图斯,认真的说:“十岁以下的孩子,只会浪费粮食。”

听着这话,赫图斯本能的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这片大陆上,饥荒常年蔓延,没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节约粮食,几乎成了所有人的本能,更不可能将宝贵的粮食浪费在一些毫无用处的废物身上。

眼前这些孩子太小,哪怕是当做奴隶来用也不可能。这个时代的耕地可是个辛苦活,没有足够的工具与畜力,哪怕是一个壮年大汉要去耕种都会累趴,更不必说这些孩子,相对于养育他们所需要的粮食,他们所能提供的那点劳力根本回不了本。

静静的,他将视线看向身前,这群孩子的身上。

似乎是赫图斯的样貌不似其他人那般凶恶,甚至看上去很柔和,这群孩子看向他的眼神之中不由带上了一点情绪。

那点情绪,赫图斯看得很清楚,是祈求。

甘肃哪家医院癫痫病治得好
昆明哪里的妇科医院看妇科好
陕西性病医院排名
艾玛做产前检需要多少钱
长春牛皮癣医院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