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神煌 第六七五章 不死不休

发布时间:2019-10-22 02:31:00 编辑:笔名

神煌 第六七五章 不死不休

那下方的战况,空中正激战中的二人,也都是洞彻明了

哪怕是全心一意,在手中的兵刃之上只凭一点余念,也可将战场上的种种,都了若指掌,无丝毫的遗漏

珈明罗反攻为守,神情却是泰然〗至此时,夜魔损军已经超出了六十万之巨←整近三分之一的大军,已经倒在这七霞山下

此时二人间的胜败于否,都已无关大局

而早在清晨,他便已放弃了,早早将这宗守斩杀的指望

夜间办不到,这白日之中就更不成此时宗守,已再未施展那让人时时头疼惊悚的冥河告死剑,却仍是攻势如潮,不曾消止!

只是在他眼中,这与垂死前的挣扎无异

他要斩杀宗守固然不易,可这宗守,想在麾下大军溃败之前,将他诛于剑下,也无异是痴人说梦!

冷声一笑,珈明罗的重刀斜挑,将对面从近乎不可思议的方位,斩过来的剑光,猛地拨开一旁

而后左手猛地一拳,带着一团浩烈无俦的赤罡神雷,轰然砸出将对面斩击而至的千百虚空之刃,尽皆强行轰散!

正全神戒备,准备应付对手最后的疯狂却见宗守,忽然身影一闪,向后退出了千丈距离

二人虽是近身而战,一个疏神,就可能身陨此间可此时宗守,却是隐隐将他压制,自然是进退自如,想走就走

珈明罗的眉头一挑而后便是一声冷哂终究还是要走了,他还以为这位国君,真要在此处与他拼死一战,与这下方百万部属共存亡

却见宗守立在千丈之外,并无立时遁逃远离之意

身后那九条龙影,依然是在飞腾旋舞,做怒声咆哮状气势滔天

手中那口不知名的剑,则是剑气百丈,吞吐不定→折婉转,有如龙影

宗守本身,则似乎是在侧耳倾听等待着什么

“今日胜负已定!一如你我昨夜之所料,我珈明罗虽败,却仍可据此辉洲为基

,图谋后事倒是国君,百万精锐,无数大将,都要尽皆葬身于此!”

轻声一笑,也不知是在讥讽宗守,还是自嘲珈明罗神情淡淡,倒提着长刀:“此时国君再不走只怕就没机会本王一应之谋,雄图壮志,尽皆毁于国君之手若有机会,必不容你生离此间——”

语气间是毫无起伏波动,却杀意盈然森冷毫无有遮掩之意更有一丝丝隐约的怨恨,夹杂其内

旋即之后,珈明罗也忽觉不对¢念遥感,终知对面这一位,为何突然间就停下顿时是仰天哈哈大笑,直震云空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却原来是黄雀已至!你我在此鹬蚌相争,却反是便宜了渔翁只是这渔翁奈何不得本王,却多半是要朝国君下手——”

当言出之时,那百里之外的云空中,就陆续走出几个人影

总数七人,都穿着一袭青色道裳,手提着一口宝剑,各据一方脚下踏着五彩瑞霞,朝这边踏步而来

另有一位青衫道人,此时已经站在了宗守身后不远,大约二十里处面色冷峻,毫无表情的,朝着宗守一躬身

“与君上三月不见,久违了!明惠奉我穹境宫主之命,来取国君性命!”

宗守目光闪了闪,看了看这踏步而来七人只觉是这七面方向,若是一丝若有若无,又凌厉强绝的剑意,遥遥控锁着他的心神

“这莫非便是尔道家所谓真武七截阵?”

他知道各宗各派的道兵,都分有天地玄黄四层

似苍生道的苍生玄龙士,太灵宗的紫霄剑骑,就是玄阶

而这七人,应该便是道灵穹境所谓的真武娇,传说中的地阶道兵

玄阶道兵,只虚一百之数,就可踏破数万之敌!而眼前这七人,每一人都可敌三百位苍生玄龙士合力

这七人修为,虽只是灵境初期可若是联手,施展这真武七截阵,那么哪怕是天境层次,也可抗衡,也可斩杀!

他宗守何幸?竟令这道家,出动如此杀器——

“君上果然认得!此正是真武七截阵!”

明慧是微微颔首,手握着剑一股清冽剑意,同样将宗守,遥遥的锁住

“东临云陆,亿万子民,本是我道凌云宗治下,如今却为君上窃据今日之后物归原主,却恐君上不会轻易答应故此今日,定要使国君归西!却又知国君虽只九阶,可借助阿鼻皇座,一身王道武学国境两万里内,战力都可以直追天境,近乎无敌明慧细细思来,云界之内,恐怕也只有这真武七截,或可使国君饮恨于此——”

淡淡的述来,言语间却带着一股特殊的韵律」人心中之只觉阴寒之外,更意气消沉

宗守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其实也再看不到什么,此身周围,早已在半息之前,都转成了漆黑一片

倒非是这七霞山的天空,已经被黑暗遮蔽而是此时的他,已经被人以大法力,拖入到了另一片微型空间之内

远远可感知,正有两个人影,正各自手执一件法器,维持着这片黑暗的空间一股异力,隔绝了内外

这二人他不认得,不过一身修为,也是直追灵境

“此二器名为陨空沉星盘,带来此间别无他用,只为阻君上逃遁!再有那位敖坤圣君,国君也无需指望,我道灵穹境,自可令他动弹不得!”

那明慧笑了笑,随后又转而目视珈明罗:“此战是我道家与乾天山之争,与珈明罗王无关不过珈明罗王若是愿意相助,合力诛杀此獠,明慧也同样不会阻止若是不愿,则王上自可离去!”

“大敌降临,却犹自是自相残杀♀便是你们人族本性?”

那珈明罗闻言,顿时是一声狂傲不羁的低笑,满含着讥讽之意随机却又一声自嘲:“孤虽是瞧不起尔等可似这等样的强敌,却也要亲手诛之,才肯放心!你们云界道宗,既肯平白给孤这机会,孤又岂肯轻弃?对我而言,那东临云陆落在你们这些无能废物手中,总好过于他——”

明慧眼皮睁了睁,就毫不在意∧中是又放心了几分,有珈明罗之助,今日这一战,那就是十拿九稳

这宗守,也再不会有半分生机

至于这珈明罗王言语里的讽意,是根本不在乎

这支夜魔军,之所以能降临在云界非是其战力,真是无可匹敌

而是诸宗诸派,都不愿在变局来临之前,先折损了实力又各自都有着自己的打算,这才如此

真要认真起来,道灵穹境足可让这珈明罗麾下之君,片板不能入云界!

不过此时,虽已胜券在握明慧却也并不急着动手,最佳之机当是七霞山下那支赤甲大军,彻底溃败之时

那时宗守的王气,也必将被削弱到极致

那七名真武娇,此时已各据七方站定虽未拔剑,可那真武剑意,却依然是溢处体外

不如节的凌厉,却中正平和,也锐气十足

一丝丝细碎剑气,四下游走,将宗守那散开于外,与天地交感的灵念,慢慢的割裂开来

还未站起,此处十人间,就已罡气四溢,意念交撞

只是宗守,此刻却在笑唇角浅浅的勾起,畅怀舒心,带着蚀骨之寒∏镇定淡然的,转目遥遥看向了下方,同样是静静等候着什么

此处虽是被法宝内外隔绝却不禁神识,不禁灵念把灵力运于双目,依然可见,那下方的战况景色

只见那日当正空,一束束七彩之色,正从东面临海一侧,远远的照下」整个七霞山,都布满了七彩光斓

“再问尔一句,你们道凌穹境,真要与孤不死不休?”

此句问出,那明慧是下意识的一挑眉,胸中只觉是可笑至极

“宫主法旨,还请君上见谅!”

事已至此,难道这宗守还奢望双方之间,能有什么转圜余地?

只是缘何这言语之间,依然是如此的自信自负?

身处绝境,语中情绪却半分起伏波动都无,只带着几分森冷的决然

宗守一声笑,是满含着果不其然之意

下一刻,又摇着头道:“珈明罗,孤若是你,此时便该逃☆好是离开云界,孤寻不到的所在——”

那珈明罗也是一怔,是一头雾水随着宗守的目光,远远望去

跳入目中的,是一片七彩蜃景≯前此景,他也看过数次知晓是一片云光蜃气,将一大片湖泊折射映照在此

使这片天地美奂美仑,只是夜魔天生厌光对这只是厌恶,并无半分的欣赏之意

宗守望此处,却不知是到底何意

正疑惑间却只见那蜃景之中,几点光斑陆续亮起

那投射过来的七彩光霞,也耀眼的过份让他的眼内,微觉刺痛之感

心中意念微动,珈明罗王的面色,一刹那间转为苍白无比

宗守却是在笑,依如先前般舒心快意,却又多了几分恣意放纵(未完待续

韶关治疗卵巢炎方法

周口治疗宫颈炎方法

葫芦岛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韶关治疗卵巢炎费用

周口治疗宫颈炎费用

冠心病最佳治疗方法

冠心病怎么治疗

冠心病做支架手术费用

冠心病手术

肠道感染拉肚子症状

肠道感染预防用药

肠道感染要怎么办

肠道感染有什么症状

悦而维生素D滴剂怎么样

孕妇需要的维生素D

哮喘能吃维生素D吗

心肌梗死能吃维生素D吗

手足麻木吃食禁忌

肌肉风湿酸痛怎么办

肌肉酸痛是不是风湿

手足麻木关节痛怎么缓解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通心络治疗哪种心绞痛好

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