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泥鳅栓柱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7:12 编辑:笔名
吃过晚饭,太阳还没落地,我便跟着栓柱去下泥鳅篓子。
栓柱爹是我外公的堂弟,妻早死了,带一儿一女过日子。他大排行为老五,因此我该叫他五姥爷;又因为别人叫他渔夫,我便叫他渔夫姥爷,他笑着,举起我:姥爷教你捉鱼;你在地上和爷爷杀猪,到河里跟姥爷抓鱼。大家都笑,这任务落到栓柱身上了。
栓柱比我大四岁,那年九岁,在我们一伙孩子中他是头儿;高个子,精瘦,夏天总是光着脊背,晒得黑黑的;有时候还故意在脸上抹一条泥,像是丛林中的民族,在额上刻一刀伤痕,以示勇武。大人都叫他泥鳅——这绰号十分恰当,因为他真能捉泥鳅。
栓柱爱和我玩,尤其是爱骂我笨蛋,看他骂完之后那种得意而亲切的样子,真是开心。按现在的心理学分析,“好为人师”不但是一种美德,而且有益于心理健康。
栓柱在家很勤奋,却经常挨爸爸的斥骂,“笨蛋”成了他的称呼;这一回有一个孜孜以学的人,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对于维护他的尊严,展示他的才能,特别是宣泄他的反抗情绪,是多么需要啊!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不怪他三姐说:柱一跟宝子玩,就能吃多了!那时候说孩子能吃,可不是表扬,带一点揶揄。
栓柱是个兴趣广泛聪明好学的孩子。他常去我外公(他伯父)的瓜田里和我小舅一起帮着外公干活。学施肥、剪蔓、选籽。他也爱去庙上给做木匠活的和尚舅打下手。

南大洼子在河村的南边,是一片湿地,一眼望不到边;有许多泡子,七八月下大雨,便连成一片。那儿水草丰美,有很多野鸭子。栓柱家有十来亩地在泡子边上。
一连几天我和栓柱就是到他家地边的泡子里去下泥鳅篓子。
泥鳅篓子是捉泥鳅的工具,用秫秸皮编的,有碗口粗细,一个圆柱体,和我当时的身高差不多,上面一个开口用绳系着,可松可紧。编制得最巧妙的是下面那个入口——当然是诱骗泥鳅的入口。它编成了一个倒漏斗的形状,像一个倒写的凹字。秫秸皮的光面与整个篓面一致向外,而且那凹向上端的小口是没有锁边的——渔民的匠心恰在此处——由于秫秸皮是在一个碗口大小的圆周处被弯曲的,而且一端又未被锁定,所以它那要伸展复原的弹力自然便把漏斗的尖口封住了;但是,那尖口未被锁定!泥鳅可自由滑入——在水中,泥鳅的皮肤与秫秸皮光面的摩擦几乎为零。然而,泥鳅要出来可就不容易了——口是封住的,泥鳅没有破坏密集的秫秸皮的力量。
这次栓柱带了三个篓子,一个铁盒子里装了二十来条蚯蚓——家乡人叫它地蚕——那是生财帮他挖的。
我们带大青到了泡子边上,太阳还未没入柳河西岸的树林里。我们开始工作:我撑着篓子,栓柱打开铁盒,抓一把蚯蚓,塞到篓里去。这样接连做了三次,一一把开口勒紧。然后,他用一根绳系在腰上,一端摔给我——这是我们新到的地方,不知泡子边上有多深;水深不要紧,要是淤泥深可麻烦了。这时,大青已急不可耐地跳下水,又寻野鸭子去了。
栓柱脱了裤子,下了水,慢趟着走,一面告诉我要选有泥的地方;我说,我知道,上次你说了。
“笨蛋,泥也不能太深……”
“为啥?”
“人陷进去咋办?篓子淤下去你也没办法,会抠坏的。”
他一面试探着往前走一面自言自语:“最好没到脚腕,旁边再有点草……递一个篓子来!伙计。”
我把一个篓子贴水面推过去,又抓紧了绳子。
“松一点,笨蛋,我弯不下腰了……”
就这样,我们陆续在不太深的淤泥里平放下了三个篓子,栓柱把它们慢慢揉到泥里。每放下一个,栓柱便叫我做一个记号——堆两个石头或者插一段树枝。
栓柱爬上岸,解下绳子;我帮他擦干身体;他蹬上裤子,打一声长长的口哨,大青慢慢游回来,嘴里衔一个鸭蛋。栓柱把它抱过来:
“看来得造一条小船!”

我们捡一块乾地坐下。他从袋里掏出一块饼子,掰一些递给我,又掰一块给大青。我们一面嚼着干粮一面欣赏眼前的风景。
晚霞在林子上燃烧,云像鱼鳞一样铺展在天空,它被染成了桔色,又倒影在湖水里,美极了。湖里大片大片的蒲草显得幽暗而神秘,特别是因为还有那星星点点的白色的荷花……蛙声四起,不知是什么又惊动了野鸭,它们使劲儿的叫着拍打翅膀,几只叼鱼郎子也飞起来了……
湖面上吹来了小凉风,在消散的暑气中有蒲和荷的香味。
“蛇又在吃野鸭蛋了。”栓柱像个老练的渔夫,感叹道:
“有个小船就好了,可以去摸鸭蛋。”
“那天,五姥爷和和尚舅舅说了,要造个船……”我忽然想起来,对栓柱说。
“是啊,泡子里比河里鱼多,爹正备木料,还得请木匠,光和尚不行……”他停了一会儿又说:
“不早了,咱们回去吧!”栓柱拍拍屁股站起来。大青唁唁地叫着,跑在前面。
“明天是茨坨的集,得早点起篓子,不叫你了。”回去的路上栓柱搂着我说。
栓柱给我送到外婆家的时候,妈已经点上油灯了。


钓鳝

栓柱随他爹,爱动脑筋。有一次他爹在岸上与和尚舅舅聊天,让他看着网。他把两条蚯蚓吊在杆子头上,当鱼饵浸进水里。不一会儿,绳子有些晃动,他连忙起网,果然捞着几条大鱼。他爹笑着斥道:
“老实干!别耍花招。”
不知是嫌麻烦还是自尊心作怪,渔夫并不采纳儿子的建议。
“‘泥鳅’就是机灵,你怎么不照他那样做?”和尚笑着问渔夫。
“你宠他,更逞能,管不住了。”
说是这么说,儿子在杆上拴蚯蚓,他也不理;心里也为儿子的聪明暗自骄傲,并且巧妙地委以重任。
那天他三姐——杏姨来串门,低声跟妈说,看到吴姨让子休念信,凑得那么近;妈解释说,可能他哥来信,她心里急着呐……之后,杏又讲了一件事。其实我早就知道,是这样:
一天晚饭时候,渔夫对家人说,两个集上鳝鱼都吃香(畅销),比泥鳅好卖;可是它总是夜间出来,白天网不到。栓柱装没听见,闷头吃,放下筷说是找虫去玩;第二天早上,黑笼笼爬起来,说去起篓子,小半晌没回来,家里人正纳闷:这么久?听到院里喝喝咧咧,唱着回来了——提了半桶鳝鱼。你说他鬼不鬼!
“这回爹也不骂他,嘿嘿笑。我便说,弟弟大了有心眼,你别总呵斥他。爹说‘你懂啥,激将法,黄忠还得激呢,小子不激能行?’”
“三姨三姨你别说了,”我已经不能忍耐了,小时候我是——用奶奶的话说——打鼓上墙头,栓柱和生财两家,我每天跑八遍,居然有人在我面前发新闻!
“那天晚上,栓柱找我要粗铁丝,我跑到外公的窝棚取了一截,我们找和尚舅舅做了个倒枪剌的钩,栓柱拿走了,还从生财那拿了一盒蚯蚓。说好了第二天一早叫我,妈说我在做梦,他就偷偷去钓黄鳝……本来前几天我们下篓子就看见了,它从岸边窜到泡子里,以为是蛇……后来栓柱拿棍探,发现泡子边上泥里有些洞,便想了这个主意,拿蚯蚓钓。”
我一口气说完了,很怕三姨插嘴。她俩都乐了。妈妈说:
“看来这‘激将法’还真管用,你三姨也学会了。”
栓柱背着我去钓鳝鱼令我生气。我跑到他家下屋,在堆放渔具的地方,找到了那钓钩,一脚踩弯了它;又拿出来扔到粪堆上去……

晌午,妈要我吃点饼子,我不吃,心烦,在屋里打转。宝子在屋里打转可不是好兆头,想爷爷可怎么办!妈妈有点紧张了,便放下活儿——他正做棉衣,要带我去瓜园找外公;我不理。这时栓柱带着他的大青狗进来了,召呼我,我也不理。他便和妈妈聊起来,栓柱吹牛有特殊的方式,他先说自己懒,烦,没办法,不干不行啊!他吹牛时那种懒洋洋的调子又来了:
“比方说吧,集上的人要吃泥鳅;爸爸会用搬网,搬网能打泥鳅吗?再说,泡子,他也不熟啊!光看水面上,有蒲草,有荷花,还有大片的浮萍,可是你知道下边吗?哪有泥哪有草?哪儿软哪儿硬?不一样啊,二姐,比方说吧,你刚下水,觉得有点凉,你知道哪地方暖和吗?水下可有冷有热。有的地方有蚂蝗,有的地方有蛇;你一个猛子扎下去,水草会缠上你……现在集上人口味高了,爱吃鳝鱼,为啥?鳝鱼少啊!为啥少?难捉呀!它总是晚上出来,你知道鳝鱼白天都在哪?——说到这儿,他拿眼瞟了瞟我——爹不找我行吗……”
“你那么能干,五叔为啥还打你?”妈妈一面续棉花一面逗着问。
“他急呀,他要帮手啊,姐姐行吗?催她打她也没用。让她栽花去好了,比方说吧,宝子站在旁边,你能指望他吗,他小啊……”
“我帮五姥爷拿桶,还能捞虫,你那钓钩也是我要的。”我忍无可忍。
“是啊,我现在也要帮手,钓鳝鱼,我也急呀,生财行吗?他就能挖蚯蚓,他要看着把鳝鱼钩出血来,他又闭眼了;他可比不上宝子,杀猪都不怕……再说,大青也想宝子啊。”他把青狗搂过去。“宝子眼尖,那一次,他看水草在动,一指,大青凫过去,野鸭飞起来,果然有蛋……”
“那就让宝子帮你吧。”妈妈懂得栓柱的来意,两人一唱一和,“不过,你可别让他下水。”
“那当然,岸上得有个人,递个桶,挂个鱼饵,指点指点。”
就这样,我便和栓柱去钓鳝了;栓柱态度极好,始终没说我笨蛋;过水沟还背着我:
“不行啊,宝子,小舅得背着你,这死水沟里有蚂蝗。”
大青围前围后,不停地跟我撒欢,看来它真想我了。
那天,我也钓了一条鳝鱼,很小。小姨看了说,这不是泥鳅吗?小姨比我大五岁,不过她只爱啃书本。我说:
“这你就不懂了,泥鳅身体是扁的,背、胸和尾巴上都有鳍;这鳝身体是圆的,尾巴是尖的。”
“我们宝子可真行,”外婆乐了,“你爷爷听了会说,没白在姥家串门,河里的鱼都认得了。”

当然,要是专门写生物的书,也有记载:泥鳅是鲤形目,而鳝是合鳃鳝目(它的左右鳃孔在腹面合二为一了),差得远了。我把小鳝给生财养着,每天去看,竟然喜欢上它灵巧的样子了……
当人不再以饥饿的眼观看生物,生物不也是婀娜多姿的友人吗!

共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趣味性的往事,趣味性的语言记叙,恍然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实习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1-09 21:09:51 感觉是人物传记,那么真实!
学习了!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
2 楼 文友: 2009-01-09 21:48:55 谢寸草,谢你的阅读和点评.是散文体小说.是在回忆录基础上写的故乡人物志.通过那时的故事背景展现古朴河村各类人物的性格,揭示他们的人性美.故事是围绕两大家族的情感纠葛而展开的. 宋振邦,沈阳人,早年就读于辽宁省实验中学,后毕业于 大学数学系,现在河南油田,系石化系统作协会员。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便利妥护理垫分型号吗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血管性痴呆的居家护理